『日本文化』一个自卫队士官的死,引发了日本人对体育的思考

『日本文化』一个自卫队士官的死,引发了日本人对体育的思考


最近,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刚刚结束。中国代表队强势霸占奖牌榜第一位,紧接着的是日本代表队,以205块奖牌位居第二。在大家的印象里,日本的体育在世界上虽然有所耳闻,但印象中确实不是非常出彩。日本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,它的体育实力似乎和国力并不相符。然而,日本人民却并没有为此感到遗憾或是不满,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这就要聊到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圆谷幸吉。

 

图片来自维基百科)

似乎他的名字并不是十分耳熟,但他却是影响整个日本体育发展方向的人。1940年,圆谷幸吉出生于福岛县须贺川市。1959年,加入了陆上自卫队。于驻地郡山驻屯地和同僚二人成立了郡山驻屯地田径部,成绩斐然,随后多次参加自卫队管区内的田径比赛。

1962年,为了后年的东京奥运会做准备,自卫队体育学校组织了奥林匹克特别课程。圆谷幸吉当时由于腰痛并没有参加竞选,但由于他出色的田径实力,被特别推荐入校。

 

荣耀的东京奥运会奖牌

 

196410月东京奥运会上,圆谷幸吉在10000米竞走中获得了第六名,这是日本男子田径比赛在战后首次夺得名次。此后,他又在马拉松项目上获得了铜牌,给了日本田径界一个大惊喜,圆谷幸吉一下子成为了国家英雄,不仅家乡给他举办了庆祝游行,连日本防卫厅长官都为他颁发了“防卫特别贡献奖”。

 

 



充满挫折与苦恼的日子

 

虽然圆谷在比赛后宣布,接下来他的目标是“在墨西哥城奥林匹克上获得金牌”,但在这次比赛后,圆谷的不幸接踵而来。不仅自卫队体育学校里,和他关系良好的校长吉井武繁也被撤换,未婚妻也离他而去。

之后,作为自卫队成员,圆谷入学干部候补生学校,然而为了兼顾学业与训练,不让人们的期待落空,圆谷过度劳累,腰痛再次发作并且恶化。1967年,圆谷狠下心来接受了手术,虽然病状逐渐恢复,但实力已远不如巅峰时期那样强势了。

 

绝望的自杀

 

就在墨西哥城奥运会举办的1968年年初,19日,圆谷在自卫队体育学校宿舍内用刀片割断颈动脉自杀,享年27岁。

当时他所写下的遗书,冲击着当时每一个日本人的心,就连同年获得墨西哥城奥运会马拉松比赛银牌的君原,也为此备受震撼。

遗书的部分节选如下:

父亲、母亲大人:在这三天吃的山药很好吃,柿饼、糯米糕也非常好吃。

敏雄哥哥、嫂子:你们的寿司很好吃。

胜美姐姐、大哥:葡萄酒、苹果真的很好吃。

严哥和嫂子:你们的紫苏饭和南蛮咸菜好吃极了。

……

……

父亲大人、母亲大人,幸吉啊,已经精疲力尽,跑不动了。

请原谅我吧!

 

 

圆谷的遗书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晚年的川端康成对这封遗书赞不绝口,他评价这封遗书,用简单的语言讲述了纯粹的生命,是美丽、真诚而悲哀的绝响,是“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的哀切”。

当时很多人发表了圆谷的死是“由于神经过敏而自杀”,但对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,三岛由纪夫表示:“将圆谷崇高的死亡说成是神经过敏、害怕失败,这些活着的人思想上的丑陋,我无法饶恕!圆谷正是由于他那易碎,美好,而又雄大的自尊心而自杀的!”。

 

圆谷之死的影响

 

圆谷幸吉的自杀被认为是日本体育史上最悲惨的事件。事件发生以后,日本奥委会开始对奥运会参赛选手的心理健康重视起来,为每一位参赛选手进行心理辅导。

此外,日本社会也开始批判现代体育竞技中狭隘的民族主义危害,痛斥缺乏人性的竞技运动方式。民众认为,精英式地提高部分竞技体育成绩是不可取的,应当重视大众的体育健身。所以在日本几乎每一个社区,都有社区体育场馆供人们使用。

东京奥运会的开展,促进了日本经济的腾飞,也一扫日本战败的阴霾,给世界展现了日本全新的样貌。然而这样的盛会,却让一个年仅27岁的年轻人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也引起了整个日本社会的反思。如今,在日本的全民体育健身理念全面铺开的同时,还有像福原爱、石川佳纯、羽生结弦,以及此次世界杯获得出色成绩的日本足球国家队等杰出的体育人才。这样想来,圆谷幸吉用生命捧来了日本田径的第一块奖牌,用死亡警示人们端正体育理念,诚然是日本的国家英雄。

 

Copyright  © 2019 东京学术 All Rights Reserved.

微信:

dongjingxueshu